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紫蟒 | 31st Jul 2009, 9:07 PM | 胡思亂想--心事 | (4 Reads)

最近全賴英語教師姬詩的教導,我學了不少新的生字,最近學會了Poker face。

 

 (閱讀全文)

紫蟒 | 30th Jul 2009, 5:28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5 Reads)

終於忙完一個關口,工作stage。

在這兒先用一晚時間去Save Save Game 。

之後再忙下一關,功課stage。


紫蟒 | 28th Jul 2009, 4:30 PM | 胡作非為--作品 | (51 Reads)
羽毛球對我來說是一種朋友間的回憶。 (閱讀全文)

紫蟒 | 27th Jul 2009, 11:50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6 Reads)

終於用了一個多月完成了自己首本長篇小說Serpentian,很有滿足感。希望Wallace在天之靈看到,也希望阿Nic得到啓示。暫時要放下Serpentian卷二的計劃,因為是時候努力在Suyo身上。

p.s. 多謝妳,姬詩,沒有妳支持和鼓勵我不會肯動手落筆。也多謝妳一直成為我的書迷。


紫蟒 | 25th Jul 2009, 4:37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1 Reads)

八月將近,這星期直至八月完結我也很忙。

工作的、功課的、私人的、給人的。

所以.......忙。


紫蟒 | 20th Jul 2009, 10:04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4 Reads)

記得自少就愛上畫畫,只要有空白的地方也可亂畫一通。

 (閱讀全文)

紫蟒 | 18th Jul 2009, 4:54 PM | 胡作非為--作品 | (42 Reads)

經過最近不斷下苦工,我在Serpentian小說的第二部和第三部中終於找到突破,經過拆解再重組,令故事之間更有連續性。故事中的人物更息息相關。

鼬與蛇是一對宿敵,行為性格各異,一動一靜。一個外剛而內柔,而另一個則相反地,外柔而內剛,兩者之間注定鬥過天翻地覆,但巧妙地他們又要一次又一次的有共同敵人而一起抗敵,這互相尅制的宿敵卻換來互補不足的完美陣容。


紫蟒 | 17th Jul 2009, 10:00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5 Reads)

你相信人會像螢火蟲一樣散發着光輝嗎?

我相信,而且「感覺」得到。

對,只能感覺而不能用肉眼看得見,有些光關乎情緒,當一個人一身輕鬆時或心情高漲時光芒會由面容發出。但有些光是由面容發出,而是由整個身體發出,至於這些光代表着甚麼?沒有一致的說法,但我認為這些光芒代表着潛質,我不清楚有幾多人認同我,但我自認從少就能感覺這些光,遇人到現在,被我感覺過這些光的人,即使當時如何低下,現在也大展拳腳,這一點我是替他們安慰的。

今天和姬詩談起這個話題,她說到林燕妮有一篇文章也提及人發光芒的事,我絕對認同。


紫蟒 | 10th Jul 2009, 1:29 AM | 胡思亂想--心事 | (61 Reads)
如果完成了Suyo後就埋首Serpentian的工作,但我最想在完成Serpentian後,繼續我的長篇故事「聖獸戰記」,為了好好整理故事,我一直也為該故事弄下手記,細數之下該故事己有138個角色,當中骨幹角色也有30人,不知不覺創造了138個角色,而且大部份也畫了造形和背景故事。莫不是一個少數目。

紫蟒 | 9th Jul 2009, 11:06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13 Reads)

最近Tony給了我一封細說365生日的性格分析,對於這個365生日的性格分析內容提及十分準確,看過的人也大讚準確。當然有關我的性格分析也準確得很,其中令我很留意的是缺點那幾項,它提及我個性太強,不易妥協,對事情的要求太嚴格。對,我對事情的要求太嚴格了,所以才不假有於人,也就是嚴格所以不是自己愛的就不要。說到妥協.....我的確是一個死心眼的人,對於某些東西我是不會妥協的。對於我的命我的愛我就不會妥協,寧願多吃苦頭也不會讓步(有策略性的先讓步不算)所以別打算游說我我是不會妥協的。

 


紫蟒 | 5th Jul 2009, 9:09 PM | 胡作非為--作品 | (221 Reads)
羽毛球對我來說是一種朋友間的回憶。 (閱讀全文)

紫蟒 | 4th Jul 2009, 12:00 AM | 胡言亂語--日記 | (23 Reads)

前陣子還想着聖誕要往那兒,轉眼間七月己經正式降臨。二零零九年就這樣去了一半,我投身新的職業也己經二年有半,不能再和別人說我是一個甚麽也攪不懂的新人。隨着八月、九月的來臨,綑綁着我六年的鉫鎖就可以解開。我一直忍辱負重,逆來順受就是等那一刻。那個時候,我終於可以回復自由身,那時我就那個也不怕了。


紫蟒 | 2nd Jul 2009, 6:05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3 Reads)
七月、八月將會是一個很忙的時段,失去戰友的我將會獨力支撑大局,加上八月尾是畢業作品交功課的曰子,一切一切有如站在收回去浪水的沙灘邊,知道接着有更大的巨浪將打過來,準備一切去迎接每一個打擊。

紫蟒 | 1st Jul 2009, 5:48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2 Reads)
最近拼命地在小說和按如期地為畢業動畫用功,突然想起一個人,一位已故的友人「Wallace」,如果他還在必定告訴我寫成能樣,此時我想起另一個啓蒙前輩「叉燒」,不知他現在如何?還有那充滿疑惑的處女座師弟「阿毛」,他的寫作能力很強,但總是想得太完美而主動落筆。還有我那個從來也說自己很忙的太子爺朋友,他的書出了嗎?Reni 和Crazy的組合現在如何?我也掛念抱著「小虎」跟他對望的日子......轉眼間己經一年了,「墮天使創作室」解散後被我看到一個多月前在網上再次出現,阿Nic那傢伙還未死心,只是把一切書本上的計劃押在Blog上吧。我相信久的將來,我們這群創作人會再次重聚。

紫蟒 | 1st Jul 2009, 1:57 AM | 胡言亂語--日記 | (8 Reads)
最近差多每晚也寫「Serpentian」的小說,轉眼間己經第十二章,也到達故事中段。寫下來就是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