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紫蟒 | 29th Aug 2009, 3:06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3 Reads)

之前說過,雨後總會天晴。

過了一個月的陰天暴風狂雷後,這一個星期美極了。

很開心能和她坦白一切,更開心彼此珍惜這拍擋。


紫蟒 | 25th Aug 2009, 12:28 AM | 胡言亂語--日記 | (6 Reads)
通宵了一夜,終於來到等了六年的一晚。 (閱讀全文)

紫蟒 | 23rd Aug 2009, 8:31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7 Reads)

倒數一日。

今晚堤早寫這一個Blog,因為在將來的二十二小時,也不知有沒有如此空檔。你有試過留意發生某一件事前的二+四小時(一日)你做過甚麼嗎?如生日、離境、過年等等.......我有這習慣。

 (閱讀全文)

紫蟒 | 22nd Aug 2009, 10:03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3 Reads)

倒數二日。

在煙火雲集的戰役中,有幾多同學為這場戰役犧牲了。今天是三組選科中第一組的Final Presentation,今天是Multimedia,明天是Digital Cinema,後天就到我們Computer Animation。

 (閱讀全文)

紫蟒 | 21st Aug 2009, 10:56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8 Reads)

倒數三日。

中午突然想起以前很喜歡的張學友舊歌「追鐘」(以前中學時勁聽曾一度用作自己創作的故事「末世英雄傳」插曲)馬上去youtube聽返,那些節凑的確使我工作速度上升。

 (閱讀全文)

紫蟒 | 15th Aug 2009, 12:03 AM | 胡言亂語--日記 | (6 Reads)

男人要做的事不喜歡講,而是喜歡行動表達。
所以我只行動而不把所有話說出。


紫蟒 | 14th Aug 2009, 11:50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38 Reads)

最近不只天空不斷下雨打雷,連我的心情也差不多。看灰暗的天空,我不奇然享起我小學時最喜愛的英文舊歌「Raindrops Keep Falling On My Head」

我突然仰天而立,我是不會放棄的。

 (閱讀全文)

紫蟒 | 12th Aug 2009, 10:48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12 Reads)
為了讓自己的情緒Keep佳激昂的作戰狀態,選樂是重要一環,在交功課前謝絕任何悲歌,所以我選上了八十年代的輕快歌曲「Nothing Gonna Stop Us Now」和「Uptown Girl」作為餘下兩星期的進行曲,選上這兩首歌是原至林子祥的「敢愛敢做」和「我愛你」的原唱,所以正確來說進行曲總共有四首。四曲同總帶出「狂」和「放」的勇往直前的戀愛心態,能令我充滿能量,其中由阿Lam演釋的中文歌曲,有趣得來帶點不覊和狂妄,很適合支持我現在要面對在公在私的四面楚歌狀態,其中一句「身邊多少指責都己一慨不理」蠻迎合我的性格。

紫蟒 | 11th Aug 2009, 10:45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14 Reads)

她曾認為男人喜歡挑戰、征服,然後享受勝利一刻,我口裏沒有很認同,但心裏卻係被說穿了一樣,坦白說我不太覺得怕事的我喜歡上挑戰或征服一切,我怕高也怕玩機動遊戲,連車子快駛和飛機急降也嚇得緊握着拳頭,看看我是如此不能担挑戰......但我漸漸發現內在的我是陶醉於挑戰之中,越是令我害怕的,我越要想辦法克服它。「征服」一詞完美地演釋我這矛盾心態,我雖然害怕高度但渴望掌握擧爬去到更高位,因而學習擧石。我害怕機動遊戲的離心狀態但我接習朋友們的每一次邀請。我討厭車子,但我放下成見去考車牌。每一天坐飛機,遇到氣流,我也嘗試用新的方法去克服它。

我似乎不是一個怕接受挑戰的人,相反我享受挑戰,我那種享受是着重固中學習中的成長而悟出人生哲理多於之後的成王敗寇。

 

 (閱讀全文)

紫蟒 | 8th Aug 2009, 5:47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17 Reads)

不知不覺終於來到報讀了多年的ArtCentre課程的最後17日。我2002年九月開始開學,到了2003年第二年時學校和學生因政府學位記證問題發生學生流失問題,多次開會後是識了多讀一年才畢業,而我就是被這一個小變化而到現在才最後一年。

話說本來2005年畢業改成2006年畢業,到了最後一學期2005年十一月公司決定遷移上海而要我負責大慨一年的Project,經思考後我必定停一年學回來再讀回那一年。2006年十二月我決定把工作遲去而以Parttime性質工作來專心學業,怎料學校大地震,校長換了連課程也轉了,我不能把失去的一年完完整整地放回這一年,換來的是我要不斷插其他級數的班而讀回新家的課程,由一年化兩年。

我再一次逆來順受,結果到了2007年六月後,我竟然無堂上,我不斷找責負人,但人理會我的來信。直至同年十月才有人回覆我說之前的責負人離職了而他無交待我的case,而現今校方才問我是在會繼續讀,廢話!當然啦,是你們忘了我。校方指出新的課程而在九月開始我只好再等2008年九月。

我像無間道的林永仁,一年一年的等,2008年九月終於上堂了,校方說積分最高只能存放六年,所以我今年一定要每科合格不然的話,來只能從頭再來取消資格,真好笑,是誰白白奪去我三年光陰。

六年來我未放棄就是為了畢業作品,我感到高興,我過了後就無拘無束。哈哈。我就是這死心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