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紫蟒 | 30th Nov 2010, 11:49 PM | 長篇重點作---聖獸戰記 | (95 Reads)

「白虎,我再一次要求你把玄武放下。」隨看烏列的說話,十名力天使從天而降包圍着三人和龍龜。

白虎背着玄武一直往一重天的出口前去,奮利爾和龍龜跟隨而至。看見忽視勸告烏列向手下點點頭,力天使舉起巨槍四方八面向白虎刺去。

咔當!

巨槍刺進白虎放出的冰牆,牆厚一尺,力天使一時之間未能拔出巨槍。此時冰牆受到熱力快速溶化,烏列他的太陽劍經已飛撲向白虎,白虎把玄武放在龍龜身上,自已則側身把虓刀凝結於右手掌心。一冰一心在瞬間交碰數擊,烏列翼膀一拍,後空翻回到他原先的位置。

「哥......犯不着」玄武忍受着身上的痛楚從龍龜背上持起身子。

「武,別分心,集中精神休神。」白虎看着梯級上的烏列。

「白虎,你作犯了嗎?連天使長也敢動?出手前先弄清楚你自已的身份。」烏列把太陽劍放日盾牌中。

「我跟你一樣是神人,而玄武也是,所以是出手前先弄清楚身份的人是你。」白虎怒了。

「玄武體內魔性正開始長芽,要不是現在殺他,他必和青龍一樣,我們不容許再多一個青龍出現。」

「他不是青龍!只要你們願意淨化他,」他不會再犯錯,白虎想信弟弟絕對可以克服魔性。

「我們不能冒險,誰也不能接近七重天。」烏烈眼神一如以往。

「那就放我們走吧,我會到其他地方找解藥。」

「我烏烈不容任何魔物離開天堂。」力天使再一次擺出圍陣。

白虎把虓刀拿長形成關刀狀態。「誰敢上來就是自找沒趣!」

                                                                                            -聖獸戰記「東歐篇」-


紫蟒 | 30th Nov 2010, 11:12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18 Reads)

記得2007年11月我借了錢給一名女友人,念在身世、感情和時間上我相信了她,再過一個月後再借,她只是說事成之後我會給你一個解釋。

之後她失跌了,在好友口中得知她尚在人間而且風流快活,基於要給另一位朋友面子,我沒有追問。上星期友人說她與新男友奉子成婚,還說出此女子非騙我一個,而是欺騙過身邊眾多親戚朋友,行騙三年還可若無其事設宴擺酒?天行何在。

友人決定替我出頭,聯成其他受害人一起拆穿她。我不一定要她還錢,但至少我要知道當年她所謂的解釋。


紫蟒 | 26th Nov 2010, 10:15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13 Reads)
經過一年時間終於完成Serpentian 第二部,是我暫時小說中最長的一個,因為自己一直懶而遲遲未完成,現在就只百最後一部,第三部。

紫蟒 | 18th Nov 2010, 5:02 PM | 胡言亂語--日記 | (16 Reads)

記得一年三個月前,姬詩位於尖沙咀看着未啓用的「The one」跟我說。這座大廈是一名富商送給一名他曾心愛的女人而命名,The One代表她在他心中的地位。

「你認為怎樣可稱得上the One?」

她說阿軒跟她求婚時說You are the One,而她則未有對方是她The One 的感覺。

而那時的我,當由追求她成為知心好友的階段,問題難到了我,感情經歷不如意,又怎能講出The One的精髓所在?

 昨日出席姬詩的婚宴,心情有點像嫁女一樣,看着她一家平安出席和得到幸福的樣子,感學很好。我相信她那一刻的確肯定阿軒是她的the One。

而我也是幸運的人,出席兩次曾愛得很深的女性婚禮,沒有妒忌或心酸的感覺,換來是祝福和喜悅的感覺,因為我愛她們,好比兄弟姐妹。

一年前我們彼此對The One充滿疑惑,今天的她經己找到答案,我想她不必再問我了。而我也不必問她,因為我身邊己有我的The One,終於明白The One的真正感覺。